yaonulishixianyuanwangdejiujiu

话说 在看完考公的题之后再去看事业单位的题
居然还蛮开心的诶
哇塞 事业的题没有考公的神经病诶…

为什么那么喜欢看人写同人 写故事 写散文 写随笔
…能察觉到对方的发心
笔者以手写心

汇源果汁儿 百分之一的可能

*私设如山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RPS

*如果有那百分之一的可能


才进入初夏的天气还带着些许的潮气,已经是深夜的时候了,不少店家都已打烊,男人循着步伐一路走进深巷才找到一家咖啡店仍然营业着的,且周围没了别的店家,一条深巷子走到底唯独看到的这么一家咖啡馆,可以说是很偏僻了。男人皱皱眉,刚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却发现跟他一窗之隔的女人正拿着手机朝他笑着招手,示意他进店。

男人望见那女人头发还凌乱着,仍然是素面朝天朝他打招呼,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真的没有一点作为艺人的自觉。

男人脸色暗沉了些,也没搭理对方一脸兴奋的朝他打招呼,咬了咬牙进了店见了她第一句话便是“怎么穿的那么少。”说罢,便将自己的外套套在她身上了,坐到了女人对面。

女人被男人这么一个略带关心性的动作弄得有一瞬间的慌神,这种场景,莫名的让人联想到,那些在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

随即她又笑嘻嘻的朝他摆手,身体朝他前倾,有些刻意的朝他靠拢,抓了抓他的领带,将男人往她身边带,笑言道“怎么,心疼啦?”

她声音原本就带着些清冷,这么一问,原本清冷的语气里又带着些许的挑逗。

两人之间一高一低的位置下,女人的香味萦绕在男人的鼻尖,男人甚至能闻到是她最近代言的牌子味道的香水,一抬头就能看到女人那带着些许魅惑里又稍带些许单纯的眸子,像极了深海下的冰。已

如今已是凌晨2点多的时候了,喏大的咖啡厅内还放着悠扬的音乐,只抬头看了女人一眼,短暂沉迷之后便掩了下眸,头微微低下,不让女人看清楚他的神态,却也没阻拦女人拉住他领带的动作。

女人歪着脑袋,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拉着男人的领带没有丝毫想要放松的迹象,“喏,给你点的咖啡。”

男人“切”了一声,也不去看女人,抿了口咖啡,“你准备在接下来几个小时里都捏着我的领带?”

女人慵懒的点了点头,继续道“或许,我也可以不用捏着你的领带······”

男人轻笑,“小矬子,就你?”

说这时,那时快,只是一个动作男人就紧紧捏住了女人的下巴,看似挑逗般的动作下,说出的话也哪样的让女人心猿意马,男人的低音炮还回荡在女人的耳尖,“每次见面都要这么调戏一番,有意思嘛。”

“你不也没拒绝嘛,这么帅的一个小狼狗在面前,不调戏可惜了。”女人摆了摆手,松掉了捏着男人的领带。

而男人却将女人的下巴捏的更紧了,危险的眯了眯眼睛,“感情当初第一次找到你聊天,是因为你觉得我长得帅?”

女人眨巴眨巴着眼睛,一改刚才魅惑的诱惑着男人的姿态,“你该谢谢我夸你的,快松开,疼···”

男人摇了摇头,嘴巴微笑的弧度更大了,原本小小的眼睛此刻却像是冒着火苗的火焰,“真经不起折腾啊,小矬子。”

是了,那部戏结束了之后,他两就一直维持着这种不温不火的状态,男人甚至都想不起他第一次把眼前这个女人叫出来的时候是因为什么事情了。

好像是吊威压吊的太累?

又或者,跟前女友分手,心情太差?

再者,觉得真想休息啊,于是一个电话,女人便出现到了他面前,没有一点迟疑的,他很多次都觉得,他们分明只是聊得来,也绝没想到到如今他会有什么烦心事、开心事第一个人就会想到她。

而他从不愿意去想他跟她之间是什么关系。

男人跟女人之间似乎有种天然的默契,你不提,我也不说,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去细想,只是始终以一种非常好的脾气对待着男人,不管是在白天中午一群人让去吃饭的时候,还是在深夜像是这个时间,只要男人说要见面,她都会答应。

她自己都不知道这种好脾气怎么来的,连她闺蜜时而都问她,多少追你的人没有啊,你非吊死在一个大明星身上干嘛。

她每次也会予以反驳,“我没·····”

她只是觉得聊得来,见到他就像是见到了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自己。

人前看似充满着激情与火热,又或者被粉丝评论说多么的仙气,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些光鲜亮丽的屏幕下,她想要的仍然是自由与放浪。

偏偏在她那么想的时候,遇到了也哪样想的他。

她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被他叫到这家咖啡店内谈心的场景,那时候他才进组拍一部电影,正好她也在他拍戏的那个城市拍戏。她只是在胖友圈发了一个已经进组的截图,没两分钟就看到了他的回复,回复的还是表情图,下意识里她似乎是觉得对方不太开心,就去找他私聊了,谁知道对方发来的却像是喝醉酒的语音,她那时候还笑说不是号称千杯不倒呢,原本想不管他,却听着电话的那头发来的语音像是激发了她的母爱一般,软软的,像是撒娇的样子,她记忆中只有他那场拍哭戏拍的昏天黑地的时候才出现过那样的表情。

于是对方一个说见面,她便去了。

见到他的时候,男人软趴趴的趴在桌子上,身边全是酒瓶子,她嫌弃的拿开酒瓶子,摇了摇男人,诶,这真睡着啦?

男人看了一眼她,傻乎乎的笑了一下,就又睡了下去,她叹气,要我打电话叫来你助理把你抬回酒店不?

唔,不要。男人拉着她的手,像是撒娇般的孩子气,不要他们,不要。

·······

记忆一时间想的有些远了,再晃过神来的时候,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在拿手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在想什么呢,小矬子?”

女人“啪”的一下就打下男人的手,撑着脑袋,对着男人笑眯眯的笑着,“我在想啊,是不是再过几年,你就成大明星啦,这样身边就。”剩下的话女人已经不想再说出口,男人哼唧一声,直接就上手去挫女人的脑袋,“老想些有的没的,真成姑奶奶了。”

“说真的,你真没考虑放个假什么的么?”

“倒是想,只是·····”

“事业心好重的刘源儿同学啊,桃花事业一大把,隐遁去北欧多好。”他白她一眼,“你以为我是你啊,想玩就玩,想走就走,前些天还看你在朋友圈晒照,又跟谁跑哪里玩去了?”

女人笑嘻嘻,歪了歪脑袋,“嗯,跟男人。”

男人听着女人那一脸得意的样子便知对方有意刺激他,内心也跑出些不太舒服的情绪,而他也没打算压抑,“切,男人?”

女人哈哈一笑,“怎么,姑娘还是很多人追的好不好,有男人陪我玩,不奇怪啊,你哼唧什么啊。”

“比我高的没我好看,有我好看的没我有才,比我有才没人能像是我跟你一样聊天到天明。”

男人非常有自信的回复道。

女人睁大了眼睛,“你有点羞耻心好不好刘源儿~!”

“我说的是事实。”男人十分淡定。
“感情就许你有女人,不让我有男人啊,公平点好不好?”女人白了他一眼,她始终没懂男人对他的占有欲是怎么来的,而她偏偏还十分享受,且也不愿意去细想他两之间的关系。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对彼此而言,当真是如黑夜行船里的灯火,彼此互相取暖,又互相依靠。

“不过,这次剧结束,我的确准备去放个假了。”

“你公司愿意放人啦?还有想好去哪里了吗?”女人喝了口咖啡,心想着你要真能什么都不管一走了之玩消失给自己放假,我就真服你刘源儿。

男人眯了眯眼睛,“去北欧。”

转而去问女人,“你要跟我一块吗?”


人跟人的眼界感大概在于彼此尊重 我在我的地盘写我的文 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看戏的来嚼舌根 爱看看不看滚
这就好比你去别人家不给钱买吃的 吃完了之后还倒打一耙骂人家做的饭真难吃一样

朋友圈隐隐的变成了大型社区的感觉啊

没有其他东西能拿得出手 只有真诚二字

豆芽到了春天也会开花的

补了几乎一天的功课 末了还是在翻到一篇文章的时候被瞬间治愈了
假设给一个东西一个力就让它向上冲破天到达地球的表面 地球的引力就会吸引着它围着地球转 再给他一个力就会到达一定的高度围着太阳转 当再次给他一个力的时候就会自己转了

嗯 都是在红尘俗事的普通人 就算这样
也有平凡人的英雄梦想
就再次想到那句话 给你一颗种子 你就能开出花来
对不起 谢谢你 我爱你[心]

补了几乎一天的功课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昂

找不到工作就去旅游
找不到工作就去到处转转看看 就不信找不到喜欢的工作
还是当条咸鱼明天去花市看看
另外脑洞离真相最近

私设如山 你我同归

嗯既为同路人 也同归 脑洞离真相最近